一辈子必去看一次的地方


一辈子必去看一次的地方:非洲百万角马动物大迁徙


自然界很多动物都有迁徙行为。北极燕鸥会在北极圈和南极地区来回往返,驯鹿则根据天气和食物来决定迁徙方向。旅鼠为了寻找新的觅食地,经常成群结队迁徙,途中还会发生掉下悬崖或者溺死的情况……

在众多的迁徙行为中,最为著名的当属东非大草原的角马大迁徙。


东非大草原被两个国家所有:肯尼亚和坦桑尼亚。相应的,也有两个国家公园。肯尼亚那边叫马赛马拉,坦桑尼亚这边叫塞伦盖蒂。塞伦盖蒂的面积是马赛马拉的10倍大。

东非大草原上的角马一年四季都在顺时针迁徙。每当一个地方的草吃得差不多了,它们就会迁往另一处。每个月份,角马群出现的位置也基本可以确定,有经验的向导会把你带到最容易看到角马大部队的地方。


事实上,迁徙大军里除了角马,还有斑马和羚羊,但并不是所有的羚羊都会迁徙,主要是瞪羚,有时候也会看到转角牛羚。大多数羚羊都不会迁徙。

转角牛羚很有意思,它们的面部和腿部有不少紫蓝色的色斑,看起来就像被人打了一样。转角牛羚也会逐水草而居,但不会像角马那样走那么远,声势也远远没有那么浩大,最多只有一二百头左右聚在一起。


迁徙过程中,通常是斑马打头阵,是开路前锋;角马是中锋和绝对主力;羚羊殿后。斑马最喜欢吃高层的新草,角马则喜欢吃中层的嫩草,它们吃剩的短草正是瞪羚的美味。所以他们相安无事,配合默契。


从上面这张图可以看出,角马每年只有三四个月份在肯尼亚那边,其余大多数时候都在坦桑尼亚。角马队伍从北往南迁徙到肯尼亚时,由于马赛马拉草原的面积比塞伦盖蒂小得多,角马大军涌入后,密度就变得非常大,看起来相当壮观。


我们所熟知的天国之渡(也叫天河之渡),就发生在七八月份。这个时候正值中国的暑假,很多父母会带着孩子到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观看这“一年一度”的盛事。

天国之渡是怎么回事?

原来,角马从南往北迁徙的路上,会经过一条河叫马拉河,河里常年潜伏着大量的河马跟鳄鱼,这是它们一年难得的可以大饱一顿的时机。虽然危险,角马们必须渡过这条河才能到达对岸。

这是一场殊死搏斗:前有河马鳄鱼,后有狮子猎豹,大自然真的很残酷。有时你会看到落单的角马或羚羊被猎豹直接扑倒在地,几番撕咬就呜呼哀哉。


在这个季节,面对如此丰饶的食物,处于食物链最顶端的狮子猎豹们自然不愁吃喝。事实上,它们过着小康的生活。大多数时候,它们都慵懒地躺在草丛里,捕猎只是偶尔为之的健身活动。


迁徙的角马起得很早,通常曙光微现就会排着整齐的长队,缓缓移动。队伍看不到头,也看不到尾。角马们非常注重纪律,一头挨着一头,没有追逐打闹,没有发出声音,放佛不想破坏草原之晨的宁静。天上鱼鳞状的红云逐渐转黄,太阳如同刚刚打在天空里的荷包蛋,乌黑的树木逐渐呈现出清晰的轮廓时,角马们才逐渐加快行军的速度。


角马过河的时间不定,有的游客一来就能碰上,有的连续在河边等了两三天也不见踪影。快到河边时,一字型前进的角马队伍会转换成方阵,它们依旧纪律严明,就像准备奔赴战场的军队。事实上,这也确实不比上战场轻松多少,这是关于族群生死的大事,对于单个的角马来说,过河过程中随时都可能命丧鳄鱼之口。



游客坐在狩猎车上等待着见证这一奇观。挨得近的游客可以清楚地看到马拉河里潜伏着的鳄鱼。要想战胜这些穿着盔甲长着利牙的史前活物,角马们必须依靠团队协作,凭着数量优势,一鼓作气地冲过去。千军万马冲进河里时,鳄鱼肯定招架不住,只能避让。

角马们似乎也明白这一点,它们有时会奔跑起来。脚步声声,浩浩荡荡,扬起漫天尘埃。场面非常壮观!如果你在现场,一定会惊叹不已,血液都会随着它们的嘶鸣声沸腾起来。


但事实上,角马们很难克服面对天敌的心理恐惧。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队伍始终盘桓不前。

最后,终于有一头勇敢的领头角马跳入河中,接着少数“敢死队”队员才会紧随其后,随之大部队也趁势尾随。


过河是很悲壮的。


肯尼亚的天国之渡只是东非动物大迁徙的一小段,但也是相当精华的一小段。很多人去非洲看动物,就是冲着天国之渡去的。

暑假来了,去非洲看动物大迁徙吧!你准备好钱了吗 : )



关于我们

我们是非洲之影,一个致力于与世界分享非洲的美丽和奇迹的国际团队。


icon1.pngicon2.pngicon3.png

为什么选择我们?

·  旅游专家

·  多年经验

·  私家车

·  安全旅行

·  金融保险

联系我们

QQ:1255912632
中国:13997570407
坦桑尼亚:+255 777962403
公司:非洲之影旅游公司 / Shadows of Africa Ltd
邮箱:info@shadowsofafrica.com
ABUIABAEGAAg5ceM5QUo4qyOxwMwVjhW

扫一扫

联系我们